第414章 关键时刻还得看李逵


本站公告

    “臣等恭迎太后!”

    “众爱卿平身!”

    太后在女官的簇拥下,登上了主位。毕竟是宴会,龙椅是不能用的,就在大殿之中排了座次。按照规定,太后会先等朝臣的恭贺诞辰之后,然后由后宫之首,也就是皇后带领后宫嫔妃对太后恭贺。

    这个仪式非常繁琐,好在李逵和邢恕都不在乎。

    他们躲在大殿的柱子边上,窃窃私语起来。

    “人杰老弟!”面对做事果敢,深得皇帝信任的李逵,邢恕不介意降低辈分,和李逵称兄道弟。

    之前见李逵鄙夷他,自己还不忿。

    现在想来,这些不忿都是有理由的。

    李逵道:“你先准备,要是实在不行,我去!”

    原先李逵就打算自告奋勇,做这个不让人待见的纵火者。但皇帝认为李逵的官职太低,影响不足让大事事半功倍的效果。

    李逵明白,这是皇帝故意保护他。

    大宋的文官,甭管官多大,一品的宰相,被七品的御史捅下来,那是常态。

    这么说来,李逵的官职一点都不是问题。有问题是的,皇帝舍不得李逵搭上了十年,乃至更长的前程,去做这个意义不大的出头鸟。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是否是李逵捅出来的‘遗诏’,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邢恕,临危受命,担当重任。

    可临了,邢恕怂了,他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就算是当年想要暗算王珪,但那是在自己的府邸,在自己的地盘上,底气也能涨几分。更何况,那时候是蔡确出面,蔡京在背地里下手,而他在边上吓唬王珪。至于最后没有动手,真要是因为王珪比他们想象的更怂。

    都还没有亮凶器,王珪就跪了,这也是宰相?

    可让邢恕在皇宫,在满朝文武面前,将一把火扔向太后,这种事他还是做不来。

    他从来就是那种躲在背后阴人的家伙,根本就不是那种冲锋陷阵的料。

    邢恕从李逵的眼中看到了鄙视,心头无奈不已:“我也不想这样啊!可问题是,现在腿肚子无力,就怕关键时候站不起来,耽误了陛下的大事。”

    邢恕即便是被鄙视,也毫无脾气,这会儿工夫,只要能将手中的遗诏丢给李逵,他给李逵磕头都成。因为递上了遗诏之后,作为始作俑者,为了要脱清干系,请辞是必然的程序。为了平息太后的怒火,皇帝大概率会同意,或者将其调离京城。

    离开京城,天知道哪天才能回来。

    邢恕是眼馋执政的官位,可不是为了作死才陪着李逵瞎折腾。要是让他离开京城,他即便私下里已经拍着胸脯要对皇帝效忠了,但在大殿之上,恐怕第一个反水的就是他。

    邢恕担心地看向了苏辙,后者正襟危坐,根本就没搭理他。让他闹了个老大没趣,低声对李逵道:“要当心苏辙,他万一反水,我们可就惨了。”

    李逵却很淡定,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浆,喝着甜丝丝的,有点不符合他的胃口,肉饼还是冷的,皇宫的御厨水平堪忧。一边吃,一边满不在乎的对邢恕道:“苏大人已经答应了不会干涉此事,也就是说他不会质疑你拟订的遗诏。”

    “不是我,是李清臣。”

    邢恕急忙把自己撇清,当然也撇不清,他能撇清吗?

    事实上,所有人都认为邢恕才是主谋,而李逵只不过是被邢恕利用的倒霉蛋。

    这事只有李逵能给邢恕说清楚,可李逵会做这样的蠢事?

    尤其是李清臣写的遗诏,字虽然是李清臣写的,但问题是遗诏的内容是邢恕亲自口述的,谁也不会认为老谋深算的邢恕会是李逵的傀儡。被李逵强行绑在了战车上,冲锋陷阵。

    李逵见邢恕现在还没办法转过弯来,还要争幕后主谋的是非,至于吗?

    但这时候也不是拆台的时候,李逵对邢恕鼓劲道:“九十九拜都拜了,就不差这最后一哆嗦了。邢大人,你可不能在关键时候出纰漏。”

    “哎,但愿吧!”

    拜寿已经开始,想要停下来已经不现实。

    赵煦带着文武重臣对坐在主位的向太后拜寿。

    “祝母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臣等……”

    李逵这时候就不能站在前头了,臊眉耷眼的回到了一群绿袍同僚边上。吴樾看到李逵站在他旁边,低声问:“人杰,都妥当了?”

    “邢恕可能要拉稀!”

    李逵看出邢恕的不对劲,这家伙镇不住大场面,真要是让他成为众矢之的,恐怕这家伙刚站出来,就要退缩。

    作为密谋者之一,也是最无辜的一个官员,吴樾也想要立大功,也想要在皇帝心里留下点印象,虽说密谋真要实施的时候,他肯定紧张的心都要裂开来,可想到唾手可得的大功劳,吴樾更是舍不得,耷拉着脑袋朝李逵跟前靠:“这怎么办?总不能准备了这么多,最后不了了之吧?”

    “要是有人自告奋勇去喊一嗓子,只要太妃来的时候就成。”

    时机很快就会降临,宫中嫔妃会跟在朝臣之后,为向太后祝寿。只要太妃站在皇后边上,甚至皇后身后,就有了发难的机会。

    皇帝见到这一幕,恐怕心里也非常不舒服。

    而这不舒服,皇帝已经经历过好几次了。只是这一次让他更加愤怒,自己都亲政了,却要见到自己的生母跟在自己的皇后身后,对他的嫡母祝寿。这等屈辱,每年都要经历一次,但这一次的感觉最为强烈。

    向太后喜静,吩咐皇帝道:“官家,还请诸位臣工落座,饮酒!”

    “儿臣遵旨!”

    虽说赵煦低着头,但向太后知道她的这个嗣子心中怨恨,但这又有什么?如今宣仁太后薨了,能够压得住皇帝的人已经没有了。就连她这个太后,也只能在自己的诞辰之日,看一眼赵煦和他的生母之间明明是母子,却要母亲对儿子行礼的惨剧。

    这也是向太后一年之中心情最好的时候,朱氏,你儿子虽然是皇帝,但又怎样?见到哀家,你一样要行礼。

    就算是见到了儿子,也是如此,活成你这样,还活个什么劲?

    怨恨是一根毒草,长着,长着,就成了一大片。

    朝臣退却之后,李逵故意躲在大殿的柱子边上,在他站的位子,正好能够看到邢恕的宴席座次。宦官们开始准备,接下来是宫中嫔妃,最后才是有身份诰命的命妇。还是需要品级不差的,李逵的老娘就没有轮上这等好事。

    邢恕摸出手帕,轻轻的在额头点着,距离宣读遗诏的时机越来越近,他真如自己对李逵说的那样,手都哆嗦着,更不要提腿脚了,根本就站不起来。身上汗水密密麻麻的出,内衣已经湿透,黏糊糊的吸在了皮肤上。

    耳朵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对他说:“放弃吧,你做不来的!”

    “放弃吧!你做不来的!”

    似乎心里喊了几次之后,邢恕真的有种想要放弃的冲动。甚至他都没有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站着。

    “给我吧!”朝臣们的注意力都在大殿门口,李逵趁机来到了邢恕的身边。

    “啊!”

    邢恕被吓了一跳,失声惊叫,却意识到这是宫中皇家宴席的场所,立即捂着嘴巴,不敢吱声。

    这才慌乱的将捂地有点潮乎乎的遗诏,交给了李逵。这会儿功夫,大群的宫女从殿外进入大殿,在大殿中心位置排成行,用身体将道路隔了出来,宫中礼乐响起,赵煦的皇后孟皇后,带着众多宫中嫔妃还不走上大殿的台阶,进入了殿中。

    她们不会在大庆殿中停留,贺寿之后,立刻就会离开,去后宫之中品尝酒宴。

    只是走个过场。

    等到嫔妃祝贺之后,嫔妃立刻会离开。

    神宗时代的嫔妃,如果没有儿女的基本上去了皇家的道观清修,留在宫中的基本上都是诞下皇子皇女的嫔妃,接着就是赵煦的嫔妃。不得不说,赵煦的嫔妃人数众多,光有品有级的都一百多人,这个数量已经非常庞大了。

    也不知道宣仁太后当初是这么想的,希望自家孙子整天沉寂在女儿国里,做个昏君?

    奇怪的是,平日里宣仁太后对赵煦管教颇为严厉,也不像是要放任皇帝,朝着无道昏君推的样子。

    要说对赵煦管教得法吧?

    真要说道说道了,赵煦十来岁的时候,宣仁太后就一次招进宫一百女官,往后两年,还有增补,这些都是女童,哪里是女官?可以说,赵煦现在的嫔妃,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的玩伴。要命的是,皇帝知道,上百个长相甜美,秀色可餐的玩伴都是他老婆……

    还放任他们在一起玩,一起培养感情。

    小时候不要紧,可大了些,赵煦的营养跟得上吗?

    他的小身板扛得住吗?

    李逵眯着眼睛,看着嫔妃的队伍从大殿口进入,贤妃并没有在最前面。但李逵一眼就认出了对方,长相和刘清芫神似,样貌就不说了,要不然皇帝也不可能被迷上。尤其是那对眼睛很亮,似乎有异样的光彩流动,关键是那种轻慢的步伐,透着一种雍容华贵的傲慢。

    这款,应该是青涩小男生最喜欢的女王款。

    李逵偷偷的打量了一眼皇帝,有点心不在焉起地问邢恕:“哪个是圣人?”

    “皇后右边的那位就是,在祝寿之前,你只要站出来用纲常来质疑,生母却要对儿媳行礼。只要将孟皇后的气势打压下去,孟氏只要对着朱太妃跪下,我等大事就算是成了九成。不需要对向太后发难。因为满朝文武都知道,皇帝的脸面被自家人给打了,想要扳回来,就只能让朱太妃当太后。”

    “到时候,你拿出准备好的遗诏,谁也不会站出来反对。就算是向氏的族人反对,也只能在心里反对。因为大势所趋,他们也抵挡不了。即便你没有机会递上遗诏,我在边上,可以将遗诏递给章相,让他们连辨别真伪,只要他们说真,那么就是真的。”

    回到出谋划策的位子,邢恕就像是活过来了。也不紧张了,更不冒冷汗了。整个人耳目清醒,还能提醒李逵要注意的事项。

    显然,这才是邢恕最为喜欢和习惯的身份。

    而随着两人的低声窃语,孟皇后带着嫔妃们已经进入了大殿正中。这时候,连皇帝赵煦都紧张的涨红了脸颊,他越是看到向太后那张笑的灿烂的老脸,心头的怒火就更甚。可越是临近事发,赵煦越是紧张,甚至郝随在跟前,偷偷给皇帝塞了一块手帕,让赵煦偷偷擦汗,别让人看出了痕迹。

    这时候,孟皇后带着宫中嫔妃,已经站定在了向太后前不到五六米的样子,接下来就要跪拜唱贺词。

    “臣妾率……”

    邢恕想要提醒李逵,该你上场了。

    李逵早就准备妥当,跳起来吼了一嗓子:“慢着!”

    就李逵的嗓子,山里的老虎也不见得吼得过他,突然间在大殿里嚎了起来,顿时吓得不少人一激灵。都傻呼呼地看着李逵,也不知道这位皇帝眼前的大红人,到底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竟然刚在太后的寿宴上闹事?

    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仗着皇帝的宠幸,可以为所欲为吗?真要是失了礼仪,让皇帝面子上下不来台,甚至惹怒皇帝,李逵这厮的仕途也就到底为之了。

    大殿中被李逵突然吼了一嗓子,不少官员耳畔都嗡嗡直响,这家伙,一张嘴如此厉害。绍圣元年这一科,或许状元马昱不见得每个朝臣都认识,但要说探花郎李逵,可以说在皇城内办公的官员都见过。平日里见到他的官员,多半要笑着摇头苦笑一番。似乎才能配得上李逵的无所事事。

    在人群中,鹤立鸡群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不认识。

    李逵跨步来到孟皇后面前,躬身对朱太妃道:“见过太后。”

    向太后原本坐在主位上,被李逵那嗓子吓得够呛。得亏心脏没问题,真要是被李逵吓死了,他即便头铁,恐怕也要吃上去沙门岛的牢饭。

    好在向太后仅仅是惊吓,但在李逵对朱太妃行礼,称呼‘太后’之后,顿时惊醒过来。这是要造反啊!

    向太后气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李逵怒道:“反了,反了!”

    可李逵的机会就这么点时间,转瞬即逝,根本就没去搭理向太后,而是指着孟皇后先声夺人:“我朝笃孝,臣斗胆问皇后,你为六宫之首,母仪天下,安敢让陛下生母屈居你之后?”

    “伦理纲常如何?”

    “儿媳接收婆婆行礼,禽兽所为!”

    ……

    饶是胆大妄为的贤妃刘清菁,看到李逵那股子气势冲天而起的作死样,兴奋的捏着小拳头,低着头,不知是在笑,还是在激动。心里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话:“老五找的好妹夫,壮实的简直让人着迷!”

    而孟皇后更是不堪了,完全被李逵的气势吓傻,面对手足无措的朱太妃,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

    李逵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假遗诏’站在大殿中对朗声道:“此事断然不会是我大宋皇家之辱,宣仁太后早有遗诏留下。臣在文德殿整理文案发现了端倪,如今公诸于世,还请诸位大人判断……真假……”

    “拿下,拿下!”

    “韩德勤,还愣着干嘛?”

    ……

    李逵被韩德勤押解下去,但是那份遗诏却留在了大殿上,距离邢恕很近,邢恕装模作样地捡起来看后,交给了李清臣道:“邦直兄,这遗诏像是真的。”

    李清臣没好气的瞥了一眼邢恕,真的假的,你心里没数?

    bq

    
5858xs.com
网站地图 多彩奇利国际线上娱乐 闲和庄娱乐开户地址 www.aobo888.com
申博会员登录 申博太阳娱乐 老钱庄娱乐官网注册 新沙龙国际娱乐登入
第一彩票香港分分彩 网上娱乐场开户送现金 金誉彩票网游戏 大三巴娱乐欢迎您
爱博娱开户 www.488sun.com 澳门赌场介绍 彩会娱乐开户
总统娱乐 tyc88.com 皇宝线上娱乐 电玩捕鱼真千炮
729sun.com 997sj.com 986XTD.COM 518sunbet.com 988PT.COM
33sbib.com 5555ib.com 153sun.com 498SUN.COM 986tt.com
977XTD.COM 18s8.com 888sbib.com 758DC.COM 117PT.COM
701SUN.COM DC938.COM 958jbs.com S618D.COM 9888DZ.COM